• 搜索: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爱看美文网 > 美文 > 经典美文 > 正文

pc蛋蛋幸运28外围算账|荒唐传说 作者天音丝缕 第五卷

作者:荒唐传说txt 来源:荒唐传说时间:2017-01-30 01:40 阅读: 次   我要投稿
本文来源:http://www.lbwta.com.cn/a/hbj.bjfsh.gov.cn/

52pcagmewww.lbwta.com.cn,第二,博物馆建好后,市民不需离港便可欣赏到大量国宝级故宫珍品,有助增强香港的文化氛围,提升港人的艺术素养。2015年12月3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高某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30万元;判处薛某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25万元;判处程某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20万元;分别判处赵某和王某各10年,罚金20万元,此前,一中院判处邹某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25万元。

             【第五卷】

 

              第一章风波频起

 

  炎荒羽和柳若兰如愿以偿地同前面的两姐妹一样上了车。金钱的魔力确实非比寻常,他们四人都挑到了自己想要的座位,连各人的行李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看着车下的人争先恐后地往上挤的可怕景象,柳若兰不禁为之乍舌。心中暗叫庆幸的同时,娇躯更往炎荒羽的身边靠紧了些,嘴里轻声吁道:呀,好怕人……亏好阿羽你机灵,不然我们真的很麻烦呢……

 

  炎荒羽一笑,将她一只白皙纤滑的小手握在手里,低声道:是哩,我就是怕若兰姐姐你被碰着呢。不过我看那两个女的才真的聪明,竟能想出这个办法来!

 

  柳若兰对他的话深以为然。她略侧转过头去,越过炎荒羽看到了过道同排的那对姐妹——直到这时,她才得空认真地打量这对机敏的姐妹。

 

  这姐妹二人面貌眉眼倒还清秀,其中一个脸形略瘦,神色沉稳老练的一看便知是姐姐,另一个脸形圆圆双眸清澈的自然就是妹妹了。姐妹两人的穿着相近,外面俱罩着一袭长风衣,只内里的衣衫不太一样,姐姐穿的是乳白色的套装,妹妹穿的是淡绿色的短襟。从二人的气质打扮来看,这姐妹二人是当地人无疑,但却分明已经在努力向外面的时尚模仿靠拢了。

 

  尽管只是短短的一瞥,但姐妹二人仍注意到了柳若兰打量的目光,那姐姐立即友好地向她微点了下头,妹妹则冲着柳若兰甜甜地一笑。柳若兰忙回以友好的微笑。

 

  这时,那些原先在车站等车的人终于七七八八地都挤了上来,剩下没有挤上来的,只好嘴里骂骂咧咧的悻悻离去。

 

  待到抢座位的抢座位,塞行李的塞行李,一切吵闹喧嚷都逐渐平息下来,又坐的坐、站的站,每个挤上车的胜利者都各就各位后,众人才发现,原来他们以为放弃这趟车的三女一男,居然早已经安然适意地坐那里看窗外的风景了!

 

  随着车子启动,车上的人开始叽叽咕咕、指指点点地议论起炎荒羽四人。不多时,个中脑筋转得快的便已经猜出他们几人是提前上车的了。当下这个猜测不消片刻便传遍了全车。一时间,义愤之声纷纷扰扰,不绝于耳。终于有不愤者直起喉咙,冲着那售票的和驾驶员叫嚷了起来:他妈的!凭什么有的人可以不守规矩,提前上车啊!既然有人带着,自然就会有好事者附和,顿时车厢内重又响起了一片叫骂声。

 

  他妈的!叫什么叫!有本事你们也出十倍的价钱,老子就让你们人人有座位!在忍受了一阵难听的叫骂后,那五大三粗的驾驶员终于耐不住,猛地一个紧急煞车,将那些站着吵闹的人着实跌了个东倒西歪,然后自己也回过头来,目露凶焰地吼了一嗓子,同时本来扶着挂档的右手一把抄起了脚边的一柄大板手,嘭嘭嘭嘭地挥舞敲打着身后的一只大铁皮水桶。

 

  那些跌得歪歪倒倒的人本来还想再骂,岂料等站稳后,竟见驾驶员满脸横肉,如此的一副凶悍模样,那满腔的恼怒早不知飞到哪里去了。一时间人人噤口,扭转了头,不去看他,纷纷摆出一副不是我说的,与我无关的架势。

 

  见车内不再有人喋喋不休地吵嚷,那驾驶员这才呼地转过了身子,咣啷一声将手板扔下掉,然后恶狠狠地冲着窗外呸!地吐了一口浓痰,重新发动了车子上路。

 

  此时那负责售票,一直缩在一角不吭声的中年妇女慢条斯理地开了腔:呀,我们也想大家都坐上位子嘛,可惜这车子制的时候就只安装了这么些个,要坐车的人又那么多,只好大家挤挤啦!停了停,见没有人接她的腔,讪讪之下,心中又对众人不理她而有些不愤,便又阴阳怪气地道:唉,只可惜我们谁不爱钱呢?有钱送上门,又有谁不要呢?人家客人有钱,能出得起十倍的大价钱,我们当然不好意思断了自己的财路啦?哼哼……说到最后一句时,想必是想不出应该再说什么了,便冷笑了两声算作结束。

 

  人的劣根性使然,听她这么不咸不淡的几句怪话一说,那满车的人马上便将不满转移了发泄的对象。

 

  彼时便有六个人有意借重新整理行李之机,从座位上挤了出来,挨挨擦擦地蹭近了炎荒羽——这六人的面目早记在了他的脑子里,从一上车,他便留意到这几个在车站时就对柳若兰虎视眈眈的家伙了。

 

  一时间,反倒他右侧过道同排的那两姐妹没有人向她们表示异样的举动。

 

  炎荒羽心下雪亮,知道这几人看出旁边的两姐妹是当地人,而自己和柳若兰是外来人,因此便生了欺侮之念。

 

  柳若兰显然也看出来周围的动静不对,知道事情有些不谐,心中登时紧张了起来,那被炎荒羽握着的小手也情不自禁地紧紧反握住了他。

 

  炎荒羽却丝毫不惧这眼前步步进逼的危机。要知道他炎荒羽是何许人也!自小在山里长大,什么凶狠的豺狼虎豹没有见过,什么困难危险的情况没有遇到过。此刻又岂会把这些心怀不轨的家伙放在眼里呢?但是柳若兰的告诫他也牢牢地记着,九公的教诲也令他知,毕竟人与野兽不同,人心更加险恶难测,眼下毕竟自己和柳若兰都是人生地不熟,若一旦有事,恐怕真可能难以善了。

 

  因此,虽然炎荒羽知道已经有四个人围住了自己的一边,将自己与过道的其它人隔开,但却心如明镜,混沌六知将几个人的反应一丝不漏地尽收心底。

 

  一种危险来临的预感从平静的心湖油然生起。

 

  物过囿形的超敏触感使他清楚地感知到一股寒气正鬼鬼祟祟地袭向他的腰腋部位,使得这部位的毛孔警惕地尽皆开张!

 

  炎荒羽心一沉,知道身边这个家伙正以利器偷袭自己。他随即松开了握着柳若兰纤手的左手,以右手伸过去替换握着,同时左臂不露痕迹地自然抬起,左手暗暗插到了右腋下。从外表看来,不过是个普通的抱臂姿势而已。

 

  就在那个暗算的家伙呼吸突地变得急促粗喘、利器堪堪刺到炎荒羽的外面衣衫之时,炎荒羽的身子迅疾微微外则一些,同时伸至右腋下的左手灵蛇般探出,精确无比地正正抓住了那只握着利器的毒手!

 

  炎荒羽清楚地感知到,那个暗算人的家伙身子陡地剧震了一下,呼吸也在刹那间停滞了下来。分明被炎荒羽出人意料的出手给惊骇住了!

 

  炎荒羽不再迟疑,截住那只握着利器脏手的五指迅速地一转、一划,然后拇指准确而狠辣地重重抠进了那只脏手的合谷穴内!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平空在已经平静下来的车厢中响起,直把全车身心渐已松弛的乘客都吓得几乎跳将起来!

 

  偏偏那惨嘶声依然不绝于耳!吱——嘎——客车紧急刹止。

 

  车厢内顿时一片混乱。

 

  喧腾的人群稍稍安定下来后,一幅骇人的景象立刻又使得人群尖叫一片——透过闪避让开的人群空档,众人看到,一把尖锐的匕首正在两个相持的人中间闪着寒光!

 

  再定睛细看时,众人才分辨出,正是那个提前坐上了车子,而令他们心理不平衡的山里男孩,紧紧地握着一只抓着匕首的手,而那匕首尖利的锋芒正对准他的腰腋部位!

 

  只不同的是,那匕首的主人此刻却是弯腰屈腿,欲挣无力,浑身颤抖不已,头上正冒着豆大的冷汗,显然是痛苦已极,却无法挣脱那男孩的掌握。

 

  天哪!有人行凶!人群中不知是谁先惊叫了出来。

 

  车上立即炸了窝!

 

  天啊,想不到这趟车竟然有歹徒!

 

  顿时人群混乱一片,有心声尖叫的,有吓得哭出来的,有嚷嚷要下车的,更有人本能地护住了腰间的口袋……

 

  那几个家伙显然没有想到炎荒羽居然是这么一个扎手的角色,一时间倒也被他唬住了。

 

  炎荒羽虽仍坐在那里,目光一线不瞬,但周围人的所有反应都一一落在了他的心镜之中。

 

  由于他拿着这个持匕首家伙的合谷穴时,暗用了内劲,此人整只手的气血尽皆封闭。更兼此穴与人体腹部太阳神经丛有着密切的联系,寻常的的点按,都会使得弱汉打颤、孕妇小产,更遑论他如此透入经脉的重叩呢?因此,这个被制无赖虽然手持凶器,又身强体壮,仍然经受不住这种循经透脉的痛苦,而痛得全身打战,手足无力。

 

  那阵阵惨嚎和人群纷乱的嘈杂终于将那无赖的几个同伙唤醒。几个人相互一使眼色,便恶狠狠地重又朝炎荒羽围了上去……

 

  此刻柳若兰早吓得花容变色,娇躯瑟瑟,只知紧紧地抓着炎荒羽的右手,煞白的嘴唇哆嗦着一句话话说不出来,那秀丽的眸子里满是惊恐之色。

 

  啊呀——又是一声惨叫传了出来。车上众人齐齐又是一惊!不知又有谁被打了一下。

 

  他妈的!敢在老子的车上行凶动手!一个魁梧高壮的身子如恶虎般迅霸地横在了车厢过道中间——正是那个面相凶悍的司机。

 

  他的手里正抓着他的招牌凶器,那柄巨大的手板。

 

  在他的跟前,正有一个人慢慢地瘫软倒地。众人看去,却发现正是那伙人中的一个。此刻这家伙显然已经昏死了过去,那头角正缓缓地溢出一股血污……

 

  就在众人尚未从新的震骇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壮汉司机已经一把抓起了瘫躺在地上无赖的胸前衣襟,将他提起,然后吼了一声:开门!那一直缩在车门一角的售票妇女立马一把拽开了折迭车门。只见壮汉司机提着那无赖,两大步至门口,尚未停下步子,便紧跟着顺势手臂一振——竟生生将那生死不明的无赖直直掼了出去!

 

  呯!那肉体落地时撞击地面的重重一声,将尚在惊呆的众人震得浑身一颤,这才明白过来已经发生了什么事情!

 

  车上顿时鸦雀无声。

 

  每一个人都被这凶神恶煞般壮汉司机的举止给震住了!

 

  妈的!还要老子请吗?还不快给老子滚下车!只见那壮汉司机恶狠狠地瞪着那几个寻事的无赖,又是一声恶吼,接着便是一口浓痰结结实实地啐到了距离他最近的那个歹徒的面门。

 

  看着壮汉司机手里的巨大手板又要扬起,那剩下的无赖像是终于清醒了过来,竟齐齐尖叫了一声,不约而同抱头鼠窜!以比挤车时更卖力的劲头接二连三地跳下了客车。

 

  炎荒羽这才微微一笑,松开了握匕首家伙的手。

未完待续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荒唐传说 作者天音丝缕 第五卷的感言
    海南飞鱼QQ群 安徽快三 2017辽宁11选5加奖 广东快乐十分技巧实战玩法 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白小姐一句解一肖中特 山西快乐十分技巧 黑龙江福彩36选7走势图 打羽毛球卡通 王中王特码资料